八服赤眉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使骄且吝 > 正文内容

童年阴影_散文

来源:八服赤眉网   时间: 2020-10-16

  小时候有一种快乐叫父母的快乐,因为他们心情好高兴一些,我在家待着也会更自然、从容。

  即便我从小很听话,但在我印象中,很少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温柔,除非生病很严重时,才能体会到那种掌上明珠般的关爱。

  我童年大部分的不快乐,都是来自父母随时可爆发的情绪,这种情绪一直影响着我的性格和处事能力,自卑心很强。

  小学时读过的两篇文章让我印象深刻,至今记忆犹新,冯骥才的《花脸》和鲁迅的《风筝》。

  《花脸》中描写的“我”在临近过年时买了一个最喜欢的花脸面具,过年家里来客人时就戴着花脸给客人表演,一时间成了家里的小主角,只要有客人来妈妈便叫“我”登场表演。

  不料在一次表演中,不小心打碎了家里祖传的花瓶,由于是过年,当时亲戚还帮忙圆场,父亲才停止了心中愈发的怒火,从此“我”的表演节目被取消了。

  之后“我”又与妹妹争吃糖瓜遭父亲的一顿骂,被狠狠打了一番,最爱的大花脸也被撕成碎片,“我”心里便清楚父亲把打碎花瓶的罪过加在这件事情上一起算清了。

儿童癫痫怎么治疗>  文章末尾写道:

  从这事,我悟到一个祖传的经验:一年之中惟有过年这几天是孩子们的自由日,在这几天里无论怎样放胆去闹,也不会立刻得到惩罚。

  这便是所有孩子都盼望过年的更深一层的缘故。

  当然那被撕碎的花脸也提醒我,在这有限的自由里可得勒着点自己,当心事后加倍算账。

  《风筝》中的“我”认为风筝是没出息的人的玩具,发现弟弟做的风筝后便折断扔在地上踏扁。

  之后:

  “我不幸偶而看了一本外国的讲论儿童的书,才知道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

  于是二十年来毫不忆及的幼小时候对于精神的虐杀的这一幕,忽地在眼前展开,而我的心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很重很重的堕下去了。

  但心又不竟堕下去而至于断绝,他只是很重很重地堕着,堕着。

  我也知道补过的方法的:送他风筝,赞成他放,劝他放,我和他一同放。我们嚷着,跑着,笑着。——然而他其时已经和我一样,早已有了胡子了。”

  小时候盼望着过年真的是因为过年时父母那份暂时的温柔与宽容小儿癫痫病的费用,而节日过后,家里呼吸着的空气又变得跟往常一样紧张。

  《风筝》中的“我”扮演着我父亲的角色,从小父母给我买的玩具印象中只有两个,小时候我的玩具都是捡别人不要的或者自己做的。

  在农村生活,很小就学会了用工具,山上的竹子、木头都是我做玩具的材料。

  我做过一个最得意的玩具就是一架木头车,耗尽心血,它存在过一段时间,被父亲说教一番:长这么大了,还玩这些!一天就知道弄些没用的!

  最后车也被劈成了木片当作柴,童年快乐在熊熊火堆里化成了灰烬,煮熟了一锅饭,那顿饭,我吃的哽咽。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四年级的暑假,那个暑假在我记忆中一直留存,回想时都有着阵阵余怕。

  那个暑假我几乎每天都要被父亲骂着不是,我害怕到在家里走路都不敢踏出很大声,吃饭都不敢去夹父母面前的菜,小心翼翼吃完碗中的饭就跑到外面去等待洗碗,甚至听见他们的声音就毛骨悚然……

  我从未犯过什么错,哪怕我规规矩矩,只要他们看我不顺眼的地方,我便会遭到口头上的教训。

  那时父亲第一次叫我做饭,手忙脚乱,看见他严肃的脸,就不敢兰州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问他方法,我还是把饭煮糊了。

  他的吼骂声从厨房贯穿到每个屋子,回音都能使我牵筋缩脉,我不敢哭,害怕罪加一等被训的更厉害。

  我只会做每天自己去上学时简单的早饭,第一次这样惊慌失措的做饭,便遭到痛骂。他们理所应当觉得我应该学会做饭,但他们从未有过耐心教我学会。

  他们希望我成为想象中的孩子,但我从未接受过任何方面的教育。

  我没有在他们面前时,同样也会议论着我的种种,而我经常不小心听到。我知道这种情况后,每次我离开他们的视线,都会偷偷地躲在某个角落听他们对话,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变得敏感、自卑。

  我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哭,我想我是否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无用?我属不属于这个家庭?

  小时候我最羡慕的三个人,就是《家有儿女》里面的“刘星、夏雨、夏雪。”

  他们的家庭条件使我羡慕,让我更羡慕的是父母的疼爱和开明。刘星太调皮才会遭到妈妈的教训,他爸爸是个以理服人温柔的人,父母之间存在着互补。

  而我那么听话,父母也对我不满意,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说我不对,另一个人知道后训我的便是两个人。 <治癫痫病费用多少/p>

  可能除了做一些家务事之外,只有书本上的死知识才能让他们觉得我在做有用的事。为什么不培养我的一些兴趣爱好?让我也有一技之长?

  有远见的父母都会培养孩子的特长,当孩子在这方面不努力时,严厉一点的父母才会训孩子。而我从父母那里挨的训,都是眼前一些不重要的家务事,越普通的家庭,生活琐事越多

  我想过如果他们在我小时候改变一下教育方式,或许我会变得更好,至少不会那么自卑。

  而现在,长大了,他们的教育方式可能依然没变,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只是我知道养育之恩,对他们的情绪忍住了嘴,接收但不接受,埋在心里,默默消化掉。

  他们对我的好应该比这多了好几倍,只是伤心太容易使人铭记,阴影太难挥之而去。

  可能只是一个时代的差异,他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能把我养大,已经是伟大。

  谁对谁错,不需去抱怨,放下那些对家庭的不满,接下来的路会更好走。

  “没有快乐的童年,也没有一技傍身”如果这是人生的遗憾,请不要让遗憾继续。

  庆幸的是,我还能改变。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dbir.com  八服赤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